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正绪 > 赖斯和她的男人们(五)

赖斯和她的男人们(五)

五、铁拳重击,换来柔丝寸寸
 

美国大学的第一副校长也是学术副校长。在大学里,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赖斯在学术背景相对较弱的情况下(例如学术专著较少、在学术界影响力较小),被新校长选为全校第二号人物,自然引起校内老师的异议。

选她做学术副校长之后,新校长还很快授给她正教授的职称。这个决定引起了校内老师的反弹。要知道,美国大学里,从助理教授升副教授、从副教授升正教授,一定是讲究靠实力说话的。

你学术水平不行,你爱追随校长或某个副校长,去弄个什么处长或中心主任之类的行政职务,各位老师是不在乎的。相反,老师们如果真地觉得某位同事不是做学术、当老师的料,还真巴不得你干脆去干行政算了,省得影响系里的学术水平。(怕就怕那些学术也不行,去搞行政又没能力、没路子的人,呆在系里浪费资源不算,还让人天天看见这些没用的人,气不打一处出来。)

所以,赖斯被授予正教授时,斯坦福大学里一些女教授联名上书,指出她学术成果太薄弱,不够正教授的资格。具体抗议过程如何解决,不得而知。但赖斯还是当稳了她的正教授和学术副校长。

不论如何,赖斯上任后的表现,一点没让卡斯泊失望:她全力以赴地完成了斯坦福历史上一次重大的改革,成为校长和校董事会的宠儿。

什么重大改革?就是要在三年时间里,逐步消除斯坦福大学每年1800-2000万美元的预算赤字。

当时斯坦福大学已经陷在预算赤字的泥潭里很久了。每年10亿多美元的预算,赤字好几千万。在上一任校长已经艰难地挤掉了四千万美元赤字的基础上,还要再削减两千万,实在是难上加难。

这种情况下要削减赤字,已经不能靠简单地厉行节约、减少开支来实现了,而是要对学校很多部门进行调整。

学校决定,第一年通过节约,可以减少行政开支六百万美元。六百万,够多了吧?可是对斯坦福这样的大学来说,也就是够塞牙缝的份儿。

省下这六百万之后,就没得可省了,就得靠所谓的restructuring, reengineering 之类的了。

所谓restructuring, reengineering,是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要对校内的部门和单位进行重组、关停并转。该关门的关门,该分流的分流,该外包的外包。

谁要在这样庞大的学校推进这种伤筋动骨的改革,无异于自讨苦吃。当年美国的财政部长萨莫斯,到哈佛当了校长后,也要强势推行改革,结果惹恼了哈佛的各方势力,这么牛的校长竟然黯然下台,成了哈佛历史上少有的(如果不是仅有的)被迫中途下台的校长。

而这对斯坦福动刀子的艰巨任务,就由赖斯扛下来了。

今天我们翻看当年斯坦福校内留下的各种资料,如校内新闻报纸、网上的通告、校内各个机构的报告、会议记录等,还可以大体还原赖斯进行的改革过程。她的改革招致很多抵触,一度把整个斯坦福搞得人心惶惶,怨声载道。一些人说她用戴着天鹅绒手套的铁拳,将各种障碍一一击碎。

例如,要关闭一个专门为黑人学生提供服务的学生辅导中心,这在美国首先就要犯政治不正确的大忌。全校的黑人学生组织和黑人老师,都要起来反对。本身就是黑人的赖斯,要面对校内和州内的黑人团体的巨大道德压力。

再比如,要削减教学费用,就要少开班。本来一门课开六个班,就要六个任课教师或助教。现在减少一半,只开三个班。教学的花费减少了,但是每个班的学生人数翻了一倍。学生花了昂贵的学费,本来要上小班课的,都只能上大班课,学校如何向学生交待?

而坚持只有小班上课才能给学生足够的辅导,才能符合斯坦福的教育理想的老师,自然反对学校为了追求财政平衡而牺牲教学质量的鲁莽做法。

但赖斯的强势作风还是帮助她完成了艰巨的任务。根据当事人回忆,赖斯可以在会议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一个个系主任、中心主任批得灰头土脸,差不多要把有抵制情绪的人都一刀刀划成片片。

但是,这些人也承认,赖斯虽然强势,但她有一点好:不论当面她怎样把你撕得粉碎,她绝对不会背后给你下刀子。凡事她都拿到台面上来,在众人面前把你摧毁。

其结果,预算砍下来了,象牙塔里的斯坦福师生,收获了一个遍体鳞伤的社区。

赖斯上任两年之后,斯坦福大学从赤字2000万,历史性地实现了1400万美元的财政盈余。

不服不行吧?

六年的学术副校长生涯,赖斯受到校长、校董会的激赏。应该说,在改革的创伤逐渐愈合后,喜欢她的人逐渐多起来了。在1999年春季学期结束前,她宣布即将辞去副校长的职位。

在一个斯坦福大学的黑人社团为她举行的告别晚会上,一百多名黑人师生一起聆听黑人歌星演唱赖斯最喜欢的两首赞歌(Gospel)。

在这种感人的时刻,赖斯也暂时放下了她的保护面具,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但无论斯坦福的人们对她的留恋有多深,她已经决定不继续在大学里担任领导职务了。换句话说,虽然她有机会下一步成为某个名校的校长,但那已经不吸引她了。或许她还不清楚她真正想做什么,但她已经知道,她的雄心似乎比当大学校长或一个名教授要高。

所以,当校园媒体问她退下来后想做什么,她说还没想好。她会搬出副校长办公室,搬进她从那里起步的胡佛研究所,重新做回她的高级研究员。下一步准备到处旅游旅游,夏天多找点时间打打网球,此外还给JP Morgan公司做做国际经济方面的咨询,等等。

当然――她说――众所周知她也会给(得克萨斯州的)小布什州长做些顾问性质的工作。

那是1999年春末夏初,离2000年底的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一年多。她自然不会知道,一年多之后,在小布什入主白宫之时,她会跟在他的身后。

但小布什已经开始在规划总统选举的各项事情。美国政治史上重要的一对总统-顾问组合,即将诞生。

那一年她才44岁。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