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正绪 > 雷霆24 小时 越野接力跑

雷霆24 小时 越野接力跑

 一年多前,我就发现了英国这个超级有意思的赛事:阿迪达斯雷霆24小时跑(Adidas Thunder 24 Run--简写TR24)。博友、跑友们或许还记得,去年七月左右我发了一篇博文,标题是《热爱跑步的人们啊》。当时财新博客还配图推荐。

那个时候,我在英国想找几个人跑个接力活动实在难而又难。说实话,英国跑步的人多,但是居住在英国的中国人,和大多数居住在国内的中国人一样,很少有喜欢跑长距离的。我打排球、羽毛球、乒乓球、游泳的朋友都不少,但是很难找到一两个能跑10公里以上的伙伴。当然,一些人应该是有跑10公里的能力的,但是这些人对跑步从来以“枯燥无味”概之,很少有以跑步为乐的。我在这边时时都参加各种10公里、5英里、半马跑,极少极少看到一个亚洲面孔,更不用说中国伙伴。平时跑步也认识一些外国人,但终归和他们跑不到一块儿,所以要拉几个人组个接力队,也很难。

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一年内,情况居然发生巨大的变化。去年三月开始,马兄从南开大学来我这里工作,并开始和我一起跑步。去年五月他第一次完成了十公里(Wollaton Park),从此迈入长跑人的行列。此后我们多次一起参加各种十公里跑,他并在去年九月完成了诺丁汉半程马拉松。今年初,从高兄从华中师大来我这里工作。从高兄本来在国内就是运动爱好者,乒乓球横拍打遍华师无敌手。来到这里后,我们跟着他打乒乓球,他也跟着我们跑步。他二月初来到英国,第一个周末就观摩了我们一个四人乘三千米的接力。之后,仅仅在四月底,复活节,就成功完成了第一个10公里,也在我们这里的Wollaton Park.和从高兄几乎同时来到我这里的帅哥海华兄,被人民大学广大美女学子称为玉面郎君,绝对是玉树临风的范儿。海华兄是太极高手,四十八式打得出神入化。来到英国后,也开始跑步。四月底复活节在Wollaton Park尝试他的处女10公里,抱憾未能完成。大约一个月后,我们到北边一点的森林公园 Clumber Park 10公里,他顺利完成。短短半年,能跑10公里的人翻了四倍!我们参加接力活动的条件越来越强了。其实,二月份我和马兄加上另外两个朋友,已经在University Park 完成了4X3000的接力。只是那次活动,其他参赛都是各个长跑队的名将,俺们志在参与,第三个人还没跑完,其它所有队伍都已经结束了。但无论如何,那一次良好的开端,我们开始使用“快马”(Rapid Horses)这个队名。

六月初我玩了那个完成和(或)未完成的50英里超马后,逐渐把目光盯上了今年的“雷霆24”活动。这一次马兄反应非常积极。马上开始张罗购买煤气炉等野炊设备。还仔细研究赛事的规则,设计我们各位的接力次序等等。

但是,要找够人手还是个问题。一个队可以是一个人、俩人、五人、八人。我想,24小时跑10公里,至少要跑24-25次。如果八个人,那么每个人跑三圈,洒洒水啦。要是五个人,每个人跑四圈多,怕是有一定压力。而且,我们一共也只有四个人,至少还要再找到一个啊。我一个个联系我认识的外国跑友,都未果。眼看报名截止日期就要到了,俺是有些着急啦。当然,也可以弄一个假名字报上。这样,五人报名,四个人跑。但是那,每个人岂不是要跑六圈了去?而且,一旦各位兄弟跑不了六圈,我一个人咋跑下那么些个多出来的圈数?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北京喜讯到边寨!中央派人来到边区了!因为要报名今年的北马,我去信和庄兄联系—--每次国内马拉松,都是他帮我报名的。庄兄回信说,他人已经到英国了!我一下喜出望外。正如我给庄兄博客评论上说的一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中国革命从此面貌一新了!庄兄一来到英国,英国跑步事业的局面就大大的不同了。有庄兄加盟的话,他一个人肯定能抗下五圈六圈来,那我们我个人搞定这个雷霆24就不在话下了!立马跟庄兄联系上,并告诉他这项活动。因为初到英国,环境还不太熟,加上要照顾上学的孩子,庄兄只是含羞地答应参加。我这边可是已经给几位跑友打下包票了:有庄兄在,咱们跑不动的全部有他兜着。从报名,到比赛当天我打电话得知庄兄已经在前往赛事的路上,俺这颗心才算放下来!

我们计划白天大家一人一圈轮下来。为了体现庄兄的实力,决定将夜里最艰难的时刻,比如12点到两点,安排让庄兄连续跑两圈。两点到四点也比较艰难,那我抗两圈吧。马兄、从高兄设计了一下,中午12点开跑,到晚上七点之前,按每圈一小时计划。晚上七点开始知道第二天中午12点比赛结束,按每圈1小时20分设计。这样规划下来,全部完成一共20圈。计划庄兄五圈,我五圈,马兄、从高兄、海华兄分别一共包下10圈。

事实证明,这个计划大大低估了快马队的实力。马兄、从高兄、海华兄,每一圈都在一小时内完成。原计划五小时跑五圈,但头一轮五圈下来,快马队基本节约出一小时来了。只有庄兄老马识途,节奏控制很好。就一小时多完成一圈。后来庄兄说,他是怕大家都跑快了,最后多出来的圈数,还要由他来跑,所以他就极力控制节奏。

跑步的地方,是在一个巨大的林地、田野、草地结合的大公园 (Catton Park). 刚跑出去不远,就有一个四五十米的海拔提升,在树林里迂回爬到坡顶,然后是起伏的田野和草地。每一段有特色的地方,组织者都起了些很神气的名字,用巨大的牌子印出,立在路边。比如,一段急上坡,旁边可能就立了牌子叫什么什么Surge,一段很狭窄的段落,叫什么Hair Turn Point,颇有文采。在六公里之后,有一段在密林里弯来拐去的段落,我第一次跑到那里时,立马鉴定它为“迷魂阵。跑道窄得只能容一个人,跑几米就是一个急转弯。地下还高低不平,有很多树根露出地面,稍不留神就拌蒜或崴脚--—庄兄夜跑时就不幸在这里摔了一跤。七公里后,有一段笔直的山梁,跑到尽头后一个右转身笔直地向山底下俯冲,跑不多远就看到了八公里的路标。现在我写这个帖子的时候,离跑步已经快两个星期了,但是那10公里上的每一个段落和角落,似乎都还清晰地在我脑中重现。

由于大家跑得比计划的都快,所以我们提前进入了庄兄和我俩人连续各跑两圈的阶段。庄兄半夜把我从帐篷里叫起来的时候,大约一点多钟。那夜里跑的两圈,实在是很爽。顶着不太亮的头灯,在旷野里、密林里、草坡上,万籁寂静的深夜,无边无际的宇宙,是你和天地在一起。

跑完两圈之后,睡了一觉,起来吃了面条,庄兄第五圈回来了,又换我。我第五圈回来好像已经八点来钟了。我掐指一算,海华兄、从高兄、马兄每人再跑一圈,就快11点了。庄兄再跑他的第六圈,应该就没有时间再跑了。比赛规则是,12点之前,哪怕是1159分,你仍然可以跑出去。12点一到,是比赛结束的时间,但12点时,所有已经跑出去的队员,都可以继续完成那最后一圈。到11点多的时候,庄兄还不见回来。但庄兄很可能11:4011:50就回来。那样的话,要不要我再跑一圈就成了问题。说实话,真让我跑第六圈,我还是很发憷的。但是,以我自诩为具有全马实力的水平的人,在这样24小时间歇跑中,只跑了50公里,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最后,庄兄大概1155分左右回到终点,我也在他回来之前决定不再跑了。快马队成功以22圈的成绩顺利完成了第一雷霆24跑!明年我们再来。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