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正绪 > 诺顿:中国的教科书凯恩斯主义

诺顿:中国的教科书凯恩斯主义

巴里·诺顿(Barry Naughton),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全美国、全西方研究中国经济首屈一指的专家。他对中国经济运行机制的通透把握,对经济数据的敏感和准确分析,在我看来无人能敌。他还对中国的经济的政治学十分敏感,对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决策和执行部门里的人员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此外他的文字流畅、文笔清爽,文章、书籍读起来清新明快,令人爱不释手。

巴里受约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中国领导观察》(China Leadership Monitor)写中国经济专评,每期一篇。该杂志为电子版,每期设五个专栏:台海局势、中国经济、中国军事、政治改革、地方政治,常年固定由五位美国的中国问题学者撰写。每期一到,我必首先打开巴里的文章,先睹为快。(感兴趣者可以在网上免费订阅该杂志。)

时值中国经济形势扑朔迷离之际,这最新一期杂志来了。我再次飞速打开巴里的文章,捧在手里读完了,还热乎乎的。

巴里对中国政府08年11月以来强有力的刺激措施,给予很正面的评价。通过强大的政府刺激,并有力地管理市场和居民的信心,中国经济在超短的时间里,扭转了自由落体的下降,到2009年第二季度,已经基本稳定,步入回升通道。对此,巴里开宗明义:

Rarely in living memory has a Keynesian initiative worked in such a textbook fashion.

[我译:在人们的记忆中,很少有哪次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干预计划能够像这次这样,教科书式地搞成了。]

由于中国经济止落的势态开始显现,2009年三月,全球经济恐慌开始散去;三月之后,全球商品价格开始企稳;三月9日之后,全球股市开始回升。

中国经济的这一波复苏,自然是依靠强力的投资拉动。2009年五月固定资产投资年增长为33%,月增长更是达到39%,令人瞠目结舌。这还不算上这几个月基本处在通货收缩、价格下降的状态中。但是依赖巨大政府投资,短期虽然实现经济复苏,从长期来讲,却会使中国付出极大代价。第一是我们近年来提高消费的努力,这一下基本全部放弃,中国经济重新向严重依赖投资的趋势滑落。

其次,飞快加大投资力度,造成大量的低品质的项目得以立项、开工、建成。甚至地方政府过去一些无法通过审批或被勒令下马的项目,这一下也浑水摸鱼瞒天过海堂而皇之地实施了。而仓促开工、建设的项目,其设计是否科学、能否达到环保、安全等标准,根本无法保证。未来这些项目会造成什么经济、社会后果,殊难预料。

再次,此一波对抗经济危机的努力,造成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开起倒车。政府在经济中的管控、干涉、参与的角色,自1990年代以来,出现一次大规模的回潮。巴里特别指出工信部成了中国经济帝国新的司令部。由于部领导的政治、经济理念,由于该部和主管副总理之间形成的特有的工作模式,由于工信部整合了原来发改委下属的众多产业局和协会等等,都使得工信部成了当前中国经济政策、尤其是工业政策的重要策源地和制高点。巴里特别点出两个例子,即五月底由发改委出面代表八部委发布的政府采购政策和随后的“绿坝”政策,来说明工信部日益凸显的政策角色。

With even higher levels of investment in the overall economy, with government commanding a larger share of total resources, and with a more assertive, interventionist attitude taking hold in certain government quarters, today’s China is increasingly resembling the old China, semi-planned and semi-market.

总之,中国经济2009年凯恩斯主义的鹞子翻身可喜可贺,但是对经济造成的长远代价也不可低估。至此,本博发表一点个人观点:我们的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才算企稳,下半年乐观估计会进入回升轨道。所以,上半年股市爬上三千多点,显然是pre-mature的。以咱们股市常年锯齿形运作规律来判断,这年中经历一次大的调整,重新筑成底部,才可能是进场的时候。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