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正绪 > 金大中:值得度过的一生

金大中:值得度过的一生

英国Times报纸报道金大中去世,标题是:韩国“阳光政策”的先锋金大中去世。在这份报纸看来,金大中的最主要贡献,在于他1998年就任韩国总统后对北朝鲜积极推行的“阳光政策”,鼓励北朝鲜走出孤立,实现南北和解。这一政策最终使金正日在2000年接受南北朝鲜领导人举行会面,对朝鲜半岛局势向和平的方向转变起到了历史性的作用。金大中本人并于当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但是,金大中对韩国、朝鲜半岛、东亚,乃至全球的贡献,岂止这一点。他出生贫寒之家,长在韩国李承晚军事独裁政体之下。境外各个媒体报道他的去世,都不约而同地用上“动荡”( tumultuous)和“磨难”( tribulation)这样的词汇。实际上,他一生所经历的艰难险阻,所表现的坚韧、信念、力量,是任何词汇都无法描述的。

他一生中五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在狱中被监禁六年,还有四十年生活在软禁或海外流亡中。1950年,南北朝鲜战争中,他被北朝鲜士兵俘虏。在即将被集体处决之前,他逃脱了。(类似的,新加坡的李光耀,也是在被当时占领日军押往枪决的过程中逃脱。)自1960年代起,他争取民主的斗争使他成了韩国军政府最大的敌人。1971和1972年,他两次遭到暗杀。第一次,他开的车被一辆大卡车撞下路边。第二次,他流亡日本中被韩国中情局特务绑架,消息震惊世界。特务将他带到海上,绑死他,塞上嘴巴,准备将他沉海淹死。紧急关头,一架美军直升机飞来,救了他。

其后,1980年韩国发生大规模的反对独裁政府“光州起义”。金大中被指为幕后黑手,被判处死刑。在狱中,他天天等待行刑日的到来。之后在国际压力下,他被改判无期徒刑(后来又改为20年有期徒刑)。1971年车祸暗杀,造成他腿部严重受伤。从此他的腿时常疼痛不堪,伴随了他的一生。

在逆境中、在狱中、在政治流亡中,他从未气馁。他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的讲话中承认,在狱中等待死刑执行的日子,他曾因为恐惧死亡的到来而颤栗。但很快,因为坚信正义必将胜利,他取得了心灵的平静。在他留下的狱中书简中,时时能读到他坚定的信念和对正义未来的向往。而在欧洲享有声誉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反对派领袖哈维尔当时在狱中写下的文字,或许是因为他是文学家的缘故,却时时流露出伤感、忧郁之情。

1982年,他得以出狱,但再次流亡海外。他在哈佛大学做了几年访问学者。1985年2月,韩国大选之前,他秘密回国。不料他刚一到达,就被逮捕,实行软禁。1987年,韩国再次发生大规模民主起义,几十万群众在全国各地大规模地游行示威。由于1988年的奥运会即将在汉城(今首尔)举行,国际媒体全部聚焦韩国,独裁政府不敢使用武力镇压。当局最终决定,当年举行总统全国直选。执政一方的卢泰愚顺利过关,成为韩国首位民选总统。1992年第二次总统全国直选,原来反对派的金泳三最后关头投靠政府,作为执政党候选人击败金大中当选总统。直到1997年,第三次总统选举,金大中才当选总统。韩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政党轮替,标志民主政体初步建立。那一年,他已经73岁。

在分析那前后韩国及亚太几个国家和地区民主转型的经验时,加州大学莪湾(Irvine)分校的教授,研究中国和东亚问题的专家Dorothy Solinger在Journal of Democracy里写到这些地区转型成功的几个结构性前提条件:第一、已经长时间存在有限竞争的选举;第二、执政府出现大量腐败等失误;第三、有优秀的反对派领袖。在韩国,金大中就是这其中的第三个条件。

1994年,《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3、4月号发表美国著名记者Zakaria对李光耀的访谈:文化决定命运。这篇谈话奠定了西方的民主体制不适合“亚洲价值”的论点。当年的11、12月号,该刊发表了金大中的文章,标题问道:所谓亚洲价值反民主的迷思――文化真地决定命运吗?两位优秀的亚洲领袖,选择了完全相背的政治价值。

2003年夏,哈佛亚洲学会年会在汉城举行。与会的数百位来自世界各国的青年学子,在大厅里等候头一年刚退休的金大中的出现。闪光灯唰唰之处,和蔼而坚毅的前总统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身体走了进来。知道他人生磨难的历史和那双伤腿的人,一定被他艰难的步履刺痛。2006年12月,韩国学研究院举行第一届全球民主和平论坛。开幕式上,与会学者正在等待金大中前来致辞,主办方告知,前总统身体状况已经不佳,不能前来,只能通过录像讲话。大屏幕上,前总统在书房里向大会致辞。当时他毕生奋斗的韩国民主体制已经建立,但他毕生奋斗的另一件事,南北和解,却在美国布什政府的错误政策和错误管理下,陷入困境。老总统垂暮之年,依然为朝鲜半岛的和平大声呼吁。

2009年8月1日,菲律宾前总统、1986年菲律宾民主运动的领袖阿基诺去世。8月11日,缅甸的昂山素季被军政府宣布延长软禁18个月。未来几年内,我们可以预期,全球“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其他领袖,曼德拉、哈维尔等,也将先后告别历史。如果全球的民主化真如亨廷顿所言,呈波浪式发展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处在一个波谷中。既然是在波谷,那就可以认真期待下一波上升的到来。

1998年,韩国新任总统金大中访问华盛顿。在接受采访中他说:在亚洲,我想做到、我想能够做到,一个成功的模式,那就是实践民主和市场经济。那样的话,这个模式就会对亚洲其他国家产生良好影响。

事实上,金大中留下的挑战是几方面的。他的人格力量,是否有人能超越?他为民主所贡献的,还有没有人能做到?他带领下韩国民主政治取得的进步,全亚洲、全人类能否都被惠及?

金大中去世之日,欧洲某国外交部长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评价:金大中不光在韩国,而且在全世界各地被投身保护(民主、自由、和平)这些价值的人所尊敬。我向这位政治家、勇敢而平和的人、永不疲倦的人权行动者致敬。他为自由和民主英勇奋斗了一生。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值得度过的一生。

2009年8月18日,韩国第十五任总统,民主、自由、和平的奋斗者,朝鲜民族统一的毕生努力者,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金大中去世,终年85岁。




推荐 74